海参圈上水 游泳老汉被吸入管道溺死

2017社会半岛晨报佟亮2018-08-15 10:57

海参圈上水 游泳老汉被吸入管道溺死

网图

老汉下海游泳,刚刚下去就不见了,后来老汉尸体在附近一处海参圈蓄水池靠近海的闸门旁的尼龙网上被找到。家属认为,海参圈上水管道附近形成漩涡,强大的吸引力将老汉吸入管道致其死亡。法院判瓦房店某镇政府和海参圈承包者分别承担一定比例的赔偿责任。

老汉游泳被吸入参圈上水管道死亡?

2014年8月9日15时许,瓦房店市民赫老汉和妻子、儿子一起,到瓦房店市东岗镇滨海公路的海边玩。家属回忆说,赫老汉找到一块海域下海。这片海是承包养殖区,不是海水浴场,家属们说,海边并没有警示标志。

刚刚下海不久,赫老汉就失踪了。后来经过多方寻找,在附近一处海参圈蓄水池靠近海的闸门旁的尼龙网上,发现了赫老汉的尸体。

经法医鉴定,赫老汉系溺水致死。赫老汉头面、躯干及四肢见多发散在的擦伤、挫伤及裂创形成,上述损伤均见明显生理反应,说明上述损伤形成时,赫老汉有生命活动。

家属们认为,赫老汉的死与海参圈上水有关。原来在赫老汉游泳的海域,与事发海参圈通过滨海路下埋设的管道相通,平时海参圈通过管道利用潮汐更换海水,涨潮时打开进水闸门,海水通过管道进入参圈,这一过程中,管道附近形成漩涡有吸引力。

事发当天上午11时许,海参圈方见海水涨潮,就打开闸门将海水引入海参圈。家属认为,赫老汉游泳时被强大的吸力吸入管道,从而导致死亡。

一审法院判死者承担七成责任

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赫老汉是成年人,具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应具有常人应具备的保护自身安全的意识和能力,自身应当能够预见在缺乏安保措施的非经营性海滨浴场游泳的危险性,在不观察周围环境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的情况下,下海游泳具有重大过错,应对自己的死亡后果承担主要责任,该责任比例酌定为70%为宜。

镇政府与第三人王某作为赫老汉下水海域的发包方与承包方均明知海域里铺设管道具有危险性,且明知游人在海域里游泳,其在事故发生后悬挂禁止游泳的醒目条幅并不能证明其在事故发生前尽到了安全提醒义务,对赫老汉的死亡存在疏忽大意的过失,故两者对于赫老汉的死亡共同承担10%的责任为宜。由于死者家属放弃对第三人王某赔偿的主张,因此镇政府只应承担5%的责任。

海参圈承包者作为出事管道的使用者和受益者,也明知海域铺设的管道具有危险性,在游人众多的情况下,开闸放水使管道附近形成漩涡,有强大吸引力,对游泳的人加重危险性,其提供的证据也不足以证明开闸引进海水时尽到了安全防护义务,存在过失,故应对赫老汉的死亡承担20%的责任为宜。

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判决,瓦房店市某镇政府赔偿死者家属3.5万余元;海参圈承包者赔偿死者家属14.2万余元。

二审调高参圈承包者责任比例

一审宣判后,三方均不服判决,同时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赫老汉过错比例应当认定为50%为宜。而一审法院判决赫老汉自行承担70%责任,是对一个正常人的最高要求,较为严苛,显失公平。

海参圈承包者未尽到对赫老汉禁止其靠近管道游泳的提示义务,亦未在海滩上设置警示标识、未采取任何安全防范措施,结合司法鉴定所对赫老汉死亡原因所作出的鉴定意见,赫老汉在损伤形成时,仍有生命活动,故赫老汉的死亡后果与打开海参圈闸门引水的行为存在因果关系,具有相应过错,海参圈承包者应当承担40%责任。

王某作为海域的承包人与政府应当共同承担未尽到安全提醒之义务。一审判决瓦房店某镇政府与第三人王某共同承担10%民事赔偿责任正确。死者家属放弃对第三人王某追究责任,是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故一审判决镇政府承担5%的民事责任并无不当。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瓦房店市某镇政府赔偿死者家属3.5万余元;海参圈承包者赔偿死者家属26.4万余元。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佟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